二线单车品牌纷纷“阵亡”,摩拜ofo却正开启新

2017-11-18 12:47  来自: 未知浏览次数:

  11月15日,小蓝单车被爆解散,拖欠供应款近2亿元。公众目光再次聚焦在“橙黄大战”以外的二级阶梯市场。

  回看2017下半年,二线单车品牌鲜获资本垂青。相反,自2017年6月起,悟空单车、3Vbike、町町单车相继倒闭,而小鸣单车、酷骑单车与小蓝单车也最近相继被曝出融资失败,押金难退等新闻。

  沿袭着摩拜ofo的商业路径,前期获得资本输血后,二线单车企业的资产与负债规模迅速膨胀,与实际盈利严重不成比。输血终止后,企业就如同一辆装了玩具马达的卡车,只能被“拖死”。这也成了上述资本“弃子”的共同命运。

  有“弃子”也有“宠儿”。ofo在2017年完成了3次融资,7月E轮融资中募得7亿多美元;摩拜完成四次融资,6月中旬E轮融资中募得6亿美元。

  当二线单车企业为了用户覆盖数而透支企业投放规模时,摩拜与ofo的用户争夺战已几近收尾,即将在移动物联网领域发起第二轮战役。

  “弃子”的挣扎:融资无门与押金挪用

  对二线单车来说,复制摩拜ofo的交战思路是一步险棋。屡屡融资失败的创业公司只能奢望拿下“行业第三”。

  腾讯深网结合天眼查数据发现,近一年半来,多数品牌都停留在A++轮,融资金额呈现出递减趋势,融资时间跨度逐渐扩大。

  小鸣单车和小蓝单车是为数不多传出B轮融资的单车企业。今年7月,小鸣单车新晋CEO陈宇莹宣称获得B轮融资,但目前仍无具体消息。小蓝单车在20173月传出B轮融资信息,至今也未见下文。

  融资未果、捉襟见肘、触发用户挤兑的一刻,企业终于嗅到了死亡的危险。

  9月下旬酷奇被曝出用户挤兑,公司面临解散的消息。创始人高唯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酷奇前期投入了9亿多元, 他从7月找新融资,进展并不理想。

  几乎是同一时期,小蓝单车被爆出融资困难。彼时小蓝单车方面曾回应腾讯深网,小蓝单车接下来会有大动作。李刚也在不同场合放风,透露新一轮入局者已基本定下。

  目前,针对公司解散、用户退押金难的问题,李刚等小蓝管理层尚未有公开表示。

  此前,同样面对用户挤兑问题,酷奇创始人高唯伟的公开表态集中在自己寻找融资,酷奇债务情况等问题上,未对用户无法退还押金做出直接回应。10月末,有媒体爆出小鸣欠押金5000万元,CEO陈宇莹将押金退款难解释为“技术问题”。

  早在2017年5月,交通运输部对外发布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、预付资金的,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、预付资金,实施专款专用,防控用户资金风险。

  今年2月,摩拜与招商银行(600036,股吧)合作,设立了监管账户;4月,ofo与中信联手,涉及押金托管、授信支持等方面。
澳门百家乐 太阳城娱乐城 赌场 威尼斯人 澳门金沙 赌博 博彩 新葡京 轮盘 足球投注 全讯网 北京赛车 真人百家乐 六合彩资料 百家乐玩法 香港六合彩



版权所有:舒逸情网络技术有限公司